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立即注册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广州大学城网业务调整

王潇:按自己的意愿过一生,不要鸡汤要猛药 [复制链接] qrcode

查看: 309 | 回复: 0

八日水
发表于: 2016-3-17 21:36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
王潇,人称潇洒姐,有话这样讲:若女人都机智有趣潇洒如她,那这个世界的编剧就可以解散睡觉去了。
王潇一直不走寻常路,不当主播去创业,个中甘苦,她当段子,写成了好几本书,告诉读者,她说这是猛药,不是鸡汤,她要让女性三观重塑,要鼓励大家按自己的意愿过一生。
王潇的公司,打造了“趁早”品牌,要按自己的意愿过一生,自然要趁早塑造自己当下的每个时刻。
只是这一年,她的升级打怪之路上了新高度,放下了时尚主编工作,为自己的公司迎来了千万融资,公司估值过亿。
她跟记者讲到,投资到账的那一天,原本还要去谈一个代言的合作,路上遇到意外,紧接着女儿幼儿园老师打来电话,说孩子的嘴磕破了,流血不止,她放弃谈合作,赶去学校,看见女儿流泪的当下,财务告诉她,千万投资到账。

生活就是这样,比戏还跌宕。
但她好像没啥特别的感慨,只陈述一下状态罢了。
我们的采访,就在她的办公室进行,北京四环外的一个创业园区,红白黑的装修色调,屋里有她跑了各地马拉松的奖牌,还有很多书。王潇出现的时候,完全素颜,周围的同事和助手,都管她叫“大姐”,这个以往和菜市场讨价还价,和家长里短的碎碎念紧密相连的“贴心”称呼,用在干练的王潇身上,颇有种反差下的诙谐感。
王潇貌似很喜欢,毕竟“大姐”标志着不用仅仅靠脸在各种局上引起关注了,不再是点缀作用的“妞儿”,我之存在凸显了。
王潇很直白,她讲自己的原生家庭,讲自己的三口之家,讲自己的创业和写作。
她痛陈,父母严要求下的自我意志受控,再也不想要了。
她坦荡地说,不会去想平衡,那是一团乱麻怯于追求极致且缺乏规划者的口头禅,她说创业之初,自己要干糊纸袋的活儿,也不怕把八卦写进书里。她说自己“正脸”最美,笑称“广院筛选过的,不是闹着玩儿的”,她要保持美好状态,跑步健身,极地潜水。也感谢奔四的岁数,带来更多的透彻与看见。
她用职业生活方式,经营着自己的世俗生活,并从中领悟着自己的灵魂生活,活得痛快。如果不是亲眼见到她,你会忘了她是女生。
这也是她想要的最好状态。

千金在手,另有高兴之事


让时间回到20年前,王潇是一个穿着校服的高中生,这个一直奉行着要让自己更“厉害”一些的女孩,骑车行在复兴门的大马路上,那一片有好些重点学校,她突然发现:呵,我真的能和别人不同吗?
这么多穿着宽大校服的男男女女,如何在人生的大马路上走出不同,凸显自己?随后的日子,她考上了中国传媒大学,一个班级,甚至一个宿舍,都不鲜见那些老天赏饭音色好、身材好,上镜漂亮的同学(对手),这个世界真的是不公平的。当然,每个人都有硬伤,也有际遇,用好自己这块材料,王潇觉得要计划,要挖掘,随后抵达。2002年,她已经进入央视播报整点新闻,却在某个夏日雨后,给自己郑重地敲了一份文档——《一生的计划》,在这个重要纲领性文件的毕生计划项目里,有一条是:出版一本书。6年后,在她三十岁生日的那一天,她给自己的庆生方式又是对着电脑敲字,把三十年来能让心里疼痒触动的所见所思归纳成“教条”,取名《写在三十岁到来那一天》,不曾想,这篇文章遇到了病毒式的传播,直接将她的出书计划提速。随后我们看到了畅销书《女人明白要趁早》、《女人明白要趁早之三观易碎》,“趁早”成为了畅销书作者的她,今年出版了新作《按自己的意愿过一生》,她称之为“猛药”。
Q:都基于自己的经历与感受,与《女人明白要趁早》、《三观易碎》比起来,新书更想告诉大家的是什么?
A:就是我本人的进阶,经历的增加、经验的增加、眼界的增加,平台的提升。这本就是故事,写作的过程中我离开了时尚cosmo、经历了第一次公司融资、我的女儿上幼儿园了、公司搬家了,我的猫死了,没有一天消停,每天都跌宕起伏。写的时候会沉浸当下,我的强项就是短时间专注,两三小时,工作也好写东西也好,包括开会,都追求全脑力垂直,不受任何打扰,这个能力应该算我一个重要优势。
Q:朋友说你“千金在手而另有高兴之事”,分享一下,这个高兴的所指吧。
A:灵魂生活。人有世俗生活、职业生活,要考虑一些世俗层面的评价标准。灵魂生活不是每个人都有,因为有的人也许没有灵魂。我希望我是有灵魂的。世俗的努力是为灵魂生活提供滋养的,当然,不用金钱滋养灵魂生活的人大概有两种,一是贵族,极少数;二是纯正的艺术家,极少数。我们绝大多数人都生活在这几种东西角力的世界里。
Q:你解决了角力过程的矛盾吗?
A:我解决了一些,但总会涌现新的。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,但你会遇到新挑战。真的不可解决时,也就只有“是否可接受”的问题。要么忍,要么滚,残酷地说,就是:有招想去,没招死去。
Q:“按自己的意愿过一生”给人主观可以很强大的提示,你的底气在哪里?
A:先明确自己的意愿,以及自己的天赋和条件,不能天天白日梦要做总统吧。这是一句誓言,意味着我并没做到,但会努力,我追求它。有人觉得谁能做到这样?那你内心就是一种否定,如果你觉得好棒,你就可能追求,这个观点是告诉我的同类的,这本书也是写给我的同类的,认定了,就去,然后我们不停地在路上打怪升级,当你的天赋和努力既定,正常的目标都是能抵达的。那种抵达的快乐,会让人上瘾。
Q:所以为了抵达,你可以在凌晨时分,翻爬铁轨,为了去火车站约定的地方取物料包,也可以粘纸袋,做很多细碎的细节性工作?
A:哈哈,我是战略性地粘纸袋扛物料包,因为我之后要“建一座教堂”,我知道那个时刻只有做了这个才能往前再走一步。
对我来说,只有强弱,不分男女小学时的王潇,因为在体育课上遭到同学的“嘲笑”有些委屈,回家后,父亲淡淡地说“他们成绩好吗,能考上重点初中吗?没什么好委屈的,用你更厉害的表现回击就是了。”高冷的父亲认为,你要出类拔萃,只有厉害才有资格被爱,非常理性。如果说王潇有乖乖女的一面,也就是成绩一直不错,但她更强调自己在权威父母的影响下,自小就生长出的叛逆之心。她说自己很早就与传统价值观彻底决裂了,比如,放弃主播台,做外企白领,比如,决然辞职,考研充电,比如,硕士没有毕业,已经开始从设计小作坊干起,要创业。她说,她赌自己赢。
Q:你好像挺怕别人把你当花瓶,或者在CEO前面再加上美女的修辞?
A:我曾经会反感,因为觉得自己是有脑子的。但我之前的反感和现在已经不一样了。最早的时候,我还年轻,别人看到我的第一反应是漂亮姑娘,第二会觉得她会干嘛?我现在终于有了年龄优势,就是我开始老了,我特别高兴,我等这一天等了很久。现在走出来的时候,别人会先知道我是谁,我是干什么的,我曾经做过的事在我前面,而不是外貌先行,这是我特别欣慰的一点。虽然外貌和艺术体育天赋一样,都是先天资源,拥有是好事,毕竟外貌会产生光环效应,但作为37岁的大姐,已经过了那个时期,不过我会为以性别和相貌划分人群的人感到悲悯。对于我来说,不管你是男女,我更关注,你会干什么,你厉害吗?我更想探讨跨越性别的人生意义。当然,在家庭生活中,你是女性,但是在职场的江湖上,只分强弱不分男女。
Q:加注在你身上的标签也很多,鸡血女王,畅销书作者,趁早品牌创始人,健身达人……你更在乎哪一个?
A:我希望别人介绍我是一个“创业者”,当然未来我更希望别人介绍我是一个“创业家”,生存,然后发展,是我真正的生活状态。
Q:你的妈妈做外事工作,爸爸是个极其理性的人,对你的要求也是去性别化的。他们对你成为“极少数”人,是有多大的影响?
A:这本书里第一次认真地讨论了原生家庭,越长越发现,他们对我的影响之深,让我成为了极少数的那种人。我也有过严重、持续的叛逆期,想要突破我爸的权威,想要领导我自己。在我二十二三岁的时候曾和家里闹翻过,我说“我就要这么活了,怎么着?”我的观念和活法与传统价值观有彻底决裂期,没有经历温水煮青蛙的过程。
Q:你大学毕业就进央视做新闻主播,那是很令人艳羡的平台,你说放弃就放弃,先去外企,又辞职考研,再创业,确实不是体制内的主流道路。
A:做这个决定的时候,我妈一直在叹息,她觉得这份工作已经无限接近于世俗的成功了,不会有比这个更好的道路了。但我当时隐约觉得这样上升的路一定好吗?一定高兴吗?我觉得不对,为什么我是读稿子的,而不是新闻中那个令人热血沸腾的人?我为什么不活在时代的洪流里呢?这不是我应该参与这个时代的方式。
我和父母一致的观点是:人应该是出类拔萃和厉害的,并且要通过靠谱和公正的方式获得人生的进阶。我的原生家庭给我的暗示是:厉害的人才有资格被爱。
但我妈的性格属于温柔包容类的,叹息之后也没辙,我爸性格和我一样,但很奇怪,在我决定的时候,他没有和我正面冲突,而是选择沉默。后来我辞职考研,他们也没有明确反对,我妈就说“你要考不上也能回去上班吧?”希望我有一个后路。后来我考上了,他们也很高兴地参加了我的开学和毕业典礼。之后想自己创业,是从设计小作坊开始,直到2007年底,我爸突然问我“你需要钱吗,你注册公司吗?”这句话对我非常重要,我知道了我爸对我的支持。现在他们信我了,其实孩子走上创业不归路,父母也只有支持,再一点,父母其实了解我,也在观察我,我爸赌我行、赌我赢。他们现在对我相对满意,已经转而把所有精力都放在我的女儿身上,基本不过问我具体做的事了。有时候我跟我爸说融资了,他就说不要上市,上市挺累的。看来他对我的想象力很大,从来不是一个传统家庭对一个女孩子的期待,从来没跟我说“女孩子只要平安就行了”这种话。
Q:你会以这种方法对待你的孩子吗?比如不成功就不值得爱?
A:一定不会。但我爸有一个教育方式我会告诉我的女儿:在我七岁的时候,他就跟我说,别人考了4分也可以下去玩,你考了5分也要在家继续学习,因为你和他们不一样,他们长大了是平凡人,你长大了是要成气候的。我觉得这个暗示太好了——我好是理所应当的,这是我的命运,我会这么暗示我的孩子。我希望她会持续对自己形成高要求,并不会对此沾沾自喜。

王潇你就是一个反人类?


你们“趁早”,是一个反人类的组织!你们现在的产品也反人类!曾有风投人这么跟王潇说。那又怎样?王潇就是要聚集起一群“偏执狂”,作为奔四的“大姐”她要练出马甲线,作为繁忙的CEO,她能坚持关机写作,偏执吗?趁早星人还会自发壮大,读书、跑步、做计划、打卡,日复一日。“我们一直在努力克服人性自身的弱点,克服懒、克服馋、克服不动脑,克服对选择的懦弱、以及对未来的恐惧,这样的理念和组织,不可能反人类,它应该是人类的希望。”
Q:有人说你反人类,这么强调理性和进取,抹杀了人性的感性层面,彻底杀掉懒惰、倦怠,能做到的不是人类。
A:人的先天能量设定是不一样的,我觉得我的感性一面可能低于平均水平,对于温暖小事的感动也比较迟钝。举个例子,2012年开始,我先生每周给我煮燕窝,从来没有间断,知道的亲友都说他好暖男,但是对我而言,只有足够久我才有感觉。
我也很少表达感动,我就会说“哎,好棒”。可能在我的价值体系里,恒定坚持的事才算是事。我也一直在挑战倦怠,培养新习惯。比如我这一轮的健身会坚持得比较久,比如我会跑马拉松,我要打破思维定式,原来会觉得很多东西离我很远,我有一个遗愿清单,我觉得我现在再不开始,我真的没有机会去形成很多新的习惯。
Q:有这么多事情要做,有不少清单要划勾,你还有充分的时间陪伴孩子吗?
A:作为创业者,我可以相对自由地安排我的时间,已经不再需要撅着屁股使劲粘纸袋了。我的时间当然要留出足够部分给孩子,我和老公约定,周末一定要全家一起打扮漂亮去外面吃个饭,这是生活,但我也要把时间给我公司,重要的是给我自己。对于孩子的感受,我相信,有基因,有言传身教,我活成什么样她看着呢,我怎么过她看着呢。我小时候,我妈也经常拖着箱子就出差了,走三天到一个月不等,有一段时间她常驻比利时,我根本见不到她,但我那个时候没有感觉,我觉得我妈妈就是这样子的,我没有别的妈妈,而且我不知道别人家怎么过。我要给我女儿形成同样的认知,她也不会对我抱怨,因为人生就是这样过的。她长大后会觉得“我要过自己的生活”,我妈妈也是。
Q:你说到你的书不是鸡汤,而是猛药,猛在哪里?
A:就是解决方案。鸡汤是你流眼泪我替你擦眼泪说别难过,但问题没解决。猛药就是,你有什么病?该怎么办?吃什么药?计划就是药,打勾就是特别好的过程,细化每天的计划,完成了就打勾,这是满足安全感的情感需求,我知道我在实现目标的路上,然后一夜安眠。打勾和做计划是两回事,打勾是完成日常,定计划是很难的,你必须要有对自己和世界的认知,所以我定计划是二十三岁定的,而为完成日常工作而打勾是七岁就开始了。一天不落,直到现在。我还想特别提醒女性,不要觉得自己一定要得到支持,一定要被保护,这种观念要杀死。不管有没有人支持和保护你,你都要去实现自己,抱怨和哭泣最没有意义。
Q:目前,公司运营的重点项目是什么?
A:“趁早”的母公司我们比较重视零售类,有不少文创类的产品,还有女子健身我们正在做,三月份上线。我们的全资子公司在上海,做文化传媒,将和优酷合作视频节目,办一个马甲线大赛,三月份都已经启动,还会涉及动漫。这些事在今年年中,都会开花结果,现在在破土期。
“趁早”还有读书会、跑团,都是民间组织,他们组织活动,我们会给予一些支持,对于我们的会员来说,“趁早”是一种活法,你选择怎么样度过你的一生?虽然对宇宙空间来说我们是不值一提的微尘,但对自己来说就是全部。读书、锻炼,活出自己,总是没有错的。我的家人也会用“趁早”的一些文创产品,平衡?很刺耳王潇忙,除了公司的日常事务,她还要跑马拉松,还在坚持健身,她还有个可爱的女儿,于是,各种顺其自然之下,她常被问道的一个问题就是,如何平衡家庭和事业,翻译一下就是,你这么忙,陪得了孩子吗?女强人和好妈妈总是难两全的。呵呵了,王潇直白干脆,这个问题对她来说不是问题,她不想平衡,甚至某种意义上,不去区分“男女”,无论是谁,想要平衡都做不到出类拔萃。
Q:强调拼与实现,那么平衡这个词,对你来说,是不是很刺耳?
A:反正我很少用平衡这个词。我觉得一个人要平衡是做不到出类拔萃的,你没法做到极致体验,就没法在人群中闪亮。一个人真的有超凡脱俗的追求时,他是不需要平衡的。但我还不算这种人,所以我是靠选择来过的,比如我一天的计划有三项是工作,一项是读书,那么到了晚上,这些都完成了,我就觉得今天过得不错,是我想要的。
Q:先生给你的支持在哪些方面?你们会过各种纪念日吗?
A:我先生就是很挺我,他从不反对我自己的职业追求,对我的梦想方向从不提出质疑。我们只庆祝一个纪念日,就是每年的8月31号,我们相遇的那天,今年是我们相遇的第九年。因为我们觉得相遇最重要,没有相遇后面都是零。还有女儿的生日会一起,因为她是圣诞节前两天出生的,我先生的家在澳洲墨尔本,所以我们每年都飞回墨尔本过生日。
Q:你对女儿有什么希望吗?
A:希望她有主见,按自己的意愿生活。对于我们的连接,我是很想在她重大人生进阶的时候在场。第一次叫爸爸妈妈,第一次站起来走路……目前看来,并没有落下什么。
Q:如果从家庭成员说到社会男女,你会喜欢什么样的女性特质?
A:我喜欢说话坚定、逻辑好、思路清楚有见地而且能特别有效地维护自己的外表的人。其实这样的男女我都喜欢,创业者中有不少这样的人,有人发完工资,账上只有五位数了,贷款、抵押都做了,依然相信明天会好,现在可以谈笑风生,我喜欢,因为我也是强风险偏好的人。
Q:用几个关键词总结过去的2015和已经开始的2016吧。
A:就是坚定方向,接受使命。公司有好几种,一种是生意人,有钱就挣;一种是商人,无所不挣,无分大方向和品类;再一种是企业家,当然我还不是。但我公司从诞生之日起,就有着企业家的属性,带着社会责任。我希望用我的方法论帮更多人改变,做他们的示范者。
Q:假如拥有时光机,可以让你见到任何想见的人,最希望他是谁?和他聊什么?
A:我想见加缪。但跟大学时的自己聊聊也不错,我希望让那时的自己,更早地明白“趁早”,再想想,聊完了以后又能怎样,人还是要经历过真实的生活洗礼。我还是我,她还是她,世界还是世界。(来源/北京青年周刊)
跳转到指定楼层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