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立即注册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广州大学城网业务调整

凡人遮天之 无情传 [复制链接] qrcode

查看: 231 | 回复: 1

bee丸子
发表于: 2016-2-26 14:57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
前言
    什么是仙,什么是魔,可有唯一的界线?他们都忘了,无论是羽化成仙,亦是堕落成魔,皆从凡人而来,最根本的人性,便是七情六欲……
  
      这篇小说是小丸子在玩一款修仙手游时突发灵感创作的,一字一句皆为原创,也是第一次写小说,并打算在小说网站发表,希望有喜欢的盆宇给我建议,小丸子一定虚心接受!另外,也请大家尊重原创,未经本人同意,切勿抄袭转发,否则我将保留一切追究的权力。
 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这是忐忑不安的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   千年之前,琼华派作为正道领袖,与魔界展开了殊死搏斗。千钧一发之际,天界王母派遣四位天尊下凡助力琼华,几经恶战,终于歼灭了魔族大军。谁知,四尊之一的法尊竟然与一位琼华女弟子日久生情,不愿返回天界复命。王母知道后顿生雷霆大怒,琼华掌门畏惧王母之势,被迫处死了女弟子,法尊自弃修行,消失在三界五行之外,不知去向……
  
    千年后,魔涨道消,魔族势力日益庞大,频频在人间做乱,琼华派开始广收弟子,大肆宣扬修仙抗魔、匡扶正义之道。眼看一场千年轮回腥风血雨的人魔之战,即将触势待发。


     “臭小子,给老子逮到你,就将你跺成肉泥喂狗!你站住!一个裸着上身满身横肉屠夫模样的男人,手里举着一把杀猪刀,凶神恶煞地追着一个衣衫褴褛邋里邋遢的少年。吓得街道两旁的行人纷纷躲避不迭,唯恐他伤了自己。少年低头拼命地跑,在人群里左闪右躲身手极为灵敏,若不是他饿得脚步虚浮,怀里还紧紧抱着一大块猪肉,只怕早已经逃得无影无踪。
就在少年利用街市人如潮涌的地利,像鱼儿般穿梭躲避着屠夫时,很不巧地撞上一个刚从绸缎庄走出来的肥婆。那婆娘被撞得一个趄趔,而少年瘦小的身子则直接被反弹到地上,怀里的猪肉也脱手而飞,后脑勺碰了一下坚硬的地面,顿时一股晕眩。

    “——婆娘惊得尖声直叫,跑过去一把拧住少年的耳朵,哪儿钻出来的乞丐儿,弄脏了老娘新做的衣裳你赔得起吗!
  
    肥婆娘手指力气极大,少年的耳朵被拧得一阵阵生疼,挣扎不得,眼看着身后的屠夫快要追上来了,急中生智地眨了眨眼,举起两只小黑手便往婆娘脸上混抹。这下可把肥婆娘吓得魂不附体,拧着少年耳朵的手松开,另一只手却像打瘟神般一巴掌扇在少年头上。少年骨碌碌滚到一边,肥婆娘大惊小叫着到处找镜子,要看看自己的脸有没有脏。
  
    少年被打得嘴角出血,一边脸肿得跟面包似的,围观的人有捂嘴笑的,有喊打的,就是没有一个人可怜他。少年咬牙强忍着腹中饥饿和脸上火辣辣的痛,迅速捡起掉在地上的猪肉,连爬带滚地冲进围观的人堆里,像一条电鳗游进了鱼群,搅得人群一阵乱攘乱哄。
  
    屠夫追到此处,正好肥婆娘和乱糟糟的人群处于最哄乱的时候,谁都没留意到他手里的杀猪刀,反而将他围了水泄不通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少年跑进一条横巷里,再也不见踪影。
逃离了拥护不堪的闹市,少年以自己力所能及的最快的速度跑回家,他的家在远离街区的偏僻郊林里,一片毛竹围绕着一间简陋的茅草屋,屋边有一墩石头搭成的灶,顶着一口铁锅,旁边堆着一小捆柴。少年却没有马上进门,他来到毛竹林旁边的一条小溪边,捧起溪水洗了把面,把乱蓬蓬的头发简单梳理了一下,清澈的溪水倒映出一张整齐清俊的脸。少年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,把猪肉也洗干净了,双手捧着,这才走进茅草房内。

    “爹,你看孩儿带了什么回来?他朝屋内喊道。窄小的房里,最里面横着一个睡觉用的坑,靠门摆着一桌一凳,上面放着一盏油灯和一个崩了口的陶碗,所以的家当仅此而已。一个看来病势沉重的中年人躺在坑上,正不断地咳嗽着,一见少年进来,浑浊的双眼立即生出光来,喘息着道:无情,你回来了。少年直奔到坑边,举起那块猪肉,开心地说道:爹,你看,这是肉!有了它,爹能吃肉渴汤,病就会好起来啦!中年人疑惑地看着猪肉,又看看少年,问道:无情,你从哪儿弄来的?

    少年满心的欢喜被一下子噎住,支支吾吾地不敢说话。中年人虽大病在身,脑子却仍清醒,躺在枕上长叹一声,眼眶蓄满了泪水,半响,道:无情,你受苦了。

    “只要爹的病能好起来,无情不苦!少年认真地说,爹,你先休息,孩儿马上去做汤给您喝。

    中年人按住少年瘦小的肩头,摇头道:爹的病,不是吃肉就治好的。是爹太思念你娘了,你已经长大了,可以独立生存了,爹是时候去找你娘了。

    少年的眼泪大滴地滚落,急道:不!爹要去找娘,孩儿也去!孩儿也想娘啊!

    “孩子,你有你的事情要做。爹走了之后,你不必费心安葬,就拿一把火,将爹和这茅屋一起烧了,然后你便自寻出路吧。但是,要记住爹的话,你要做一个不畏惧不屈服任何势力的人,你要证明给天地万物看,你要做你自己……”中年人话未说完,便被一阵剧烈的咳嗽所打断,身体向前一倾,哇的一声,一口血直吐出来,几乎晕倒,吓得少年没了主意,大哭起来。

    中年喘吁吁地安慰道:别哭,爹哪里就这么快死呢。

    少年见爹爹神智仍是清明,稍稍松了口水,用袖子抹了一把眼泪,爬起身吸着鼻子道:爹,您等着,孩儿马上去做肉汤。说完,转身奔出茅屋,跑到石灶边开始洗锅做汤。肥美的猪肉在汤里咕嘟嘟地翻滚着,诱人的香气毫不客气地钻进少年的鼻子里,少年的肚子不由自主地咕咕作响。他按按了饿瘪的肚子,用力吞了下口气,将肉汤舀进碗里,仔细吹走浮在汤面的肥油,小心翼翼地端进屋里。

    “爹,爹,汤做好了!您快尝尝……”少年突然定住,直勾勾地盯着坑上的中年人。只见他双眼紧紧闭拢,面色如雪般惨白,就那样静静地躺着,像一座冰冷的雕塑。……”少年颤声唤道,可惜中年人再也没有任何反应。汤碗咣当一声摔裂,热腾腾的肉汤倾泄一地,与此同时,少年疯了一样飞奔到爹爹身边,狂喊道:——

    昏天暗地不知哭了多少回,少年才渐渐回转过来。含泪为爹爹拢头整衣,严严地盖好被子,跪在坑前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,收拾了几件旧衣,依爹爹临终嘱咐,将茅屋和爹爹火化之后,一步一落泪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从小生活的地方。站在毛竹林边,少年迷茫地望向远方,群山耸隐在云雾之间,点点鸟影像浩海孤帆,未及便被无尽的烟波吞灭。未来将何去何从,自己心里也没有答案,只知道必须向前走,努力找到每日果腹的食物,便是他这个普通低贱的凡人最大的愿望。
跳转到指定楼层
bee丸子
发表于: 2016-2-27 16:19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
第二章

无情一路餐风饮露,不知不觉地走进一座大山之中,越向前行才发现路越难行。他抬头透过密密麻麻的树叶看向天空,才明白啥叫“万径人踪灭,千山鸟飞绝”的意思。整个山林像是死绝了一般寂静,连风摇树叶的沙沙声都没有,这与平常的山林相比太不正常了,阴森森让人汗毛倒立。他咽了咽口水,拍拍胸脯给自己壮胆,硬着眉头继续向前走去,一边走一边随手摘些野果解渴充饥。

又走了一段野草丛生的山路,无情突然听见一阵窸窣之声,他立刻停住脚步,屏声静气地听着,又是一阵细微的声音,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草丛里爬,难道是蛇?

若是其他人,恐怕会立马吓得倒退三步,但对于饥肠辘辘的无情来说,却是一顿难得的美餐。他撸起袖子,从地上捡起一根粗枝,悄悄地向声音来源之处走过来,拨开草丛一看,却不是蛇,而是一只误入了猎户捕笼的山鼠。

无情略微有些失望,但有总比没有好,耗子再小也是肉啊,于是扔掉树枝,想办法将捕笼里的山鼠倒腾出来。野生山鼠本来就狡捷,若不是山中可食之物越来越少,它也不会冒险闯进陷阱,无情刚把捕笼掀起一条缝,那山鼠拼进全身之力,吱溜钻出捕笼就要逃走。可谁知无情比它更眼明手快,跨前一步在地上一把摁住山鼠的身体,两只手指像铁钳一样捏住它的脖子,任由山鼠如何四爪乱挠,也再逃不脱无情的手掌心了。

无情得意地嘿嘿一笑,两手用力,拧断山鼠的咽喉,丢在一旁。先用火石生好一个小火堆,再用树枝叉着山鼠在火上翻烤一阵,把皮毛烤焦,然后用石片将焦黑的表面连皮带毛那么一刮,一只山鼠就剩下那丁点粉红的嫩肉,继续上火烤。烤熟后,无情两口就吞进了肚子,连尾巴也没有放过。

吃完巴砸了两下嘴巴,无情站起身踢起几脚泥土将火掩灭,抬天看天气已有将晚之象,他想,这里既然有捕笼,说明附近可能会有人家,不如今晚先找个山洞过一宿,明天去寻那户人家,说不定能讨碗饭吃。主意已定,无情果然找了个小山洞,又找了一堆枯枝枯叶铺在洞里,一宿无事。

第二天,无情尽量向有可能住人的地方找去,可惜寻了一天都没有结果,如是乎这样找了四五天,仍然一丝人烟也找不见,还不小心滑落在一个长满野草的深坑里,扭了右脚。期间那个捕笼又捕到一次山鼠,无情依法炮制祭了自己的五腑庙,第六天,无情决定不找了,他踡在捕笼旁边的一堆草丛里,一边休息他扭伤的脚,一边打算再捕一只山鼠,他就寻路下山。

可万万没想到,今天他等到的不是上门的猎物,而是一把锋利的刺枪。利刃划破空气所发出的轻微的气流声,带着冷冷的杀意从无情的脑后飞来,千钧一发之际,无情往旁边的草丛一滚,堪堪躲过一枪,谁知那刺枪像长了眼睛似,一击不成,迅速地往躲在草丛里的无情再来一击,直取他的命门。无情知道无论自己怎么躲,高茂的草丛都会出卖他的位置,于是他不再左闪右滚,咬紧牙关拼命向前冲去。从草丛外刺来的利刃刀刀取命,在他手臂上划了两三道血痕,无情大吼一声,从草丛深处纵身一跃,向刺枪刺出的位置直扑过去。那冷冰冰的枪头正对准无情的身体,眼看就会从他的胸膛贯穿而过,突然一把娇滴滴的声音从旁响起:“爹,那是个人!”无情只感觉左肩一阵巨痛,身体重重摔落在地上,两眼一黑,呜呼不醒人事。

昏昏默默之间,只觉左胸作痛,如针刺刀挖一般,更又热如火炙,突然远远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影,只见爹爹向他走来,音容笑貌仍是往日光景。无情心中一喜,不由自主地向爹爹扑过去。爹爹却举手在两人之间立起一道无形的屏障,无情撞在上面,浑身生痛,忙感道:“爹——!”

爹爹慈祥地望向无情,道:“孩儿,你我还未到相见之时,爹今日前来,只因还有事相嘱。”无情呆呆地看着爹爹,只见他继续说道:“自你娘去世后,爹独力抚养你长大直到你可以独立,爹以为死后便可与你娘相聚,谁知遍寻阴曹地府独独不见你娘的踪迹,生死薄上也不见你娘的名字,就像她从来没有出现过在世上一样。”说到此处,爹爹坚毅的眼角也渗出了泪光,无情心痛地问道:“爹,那我娘到底在哪里?”

“如今之计,唯有上琼华仙地去追查了。”

“琼华仙地?”无情正欲追问,突然一股清风迎面吹来,猛地将爹爹的幻影吹散,他一下从梦中惊醒,睁眼一看,却有一个农家女妆扮的少女坐在身边。无情忙将身子欠起来,怎奈胸口疼痛难忍,支持不住,“哎哟”一声仍就倒下。

那女孩抿嘴一笑,道:“你也算是硬骨头,被我爹伤得那么重,居然这么快就醒了。”无情这才发现,自己上身祼着,左胸靠肩膀处一个碗大的伤口,那少女正拿一种不知名的草药敷在上面,清清凉凉的,伤痛炽热之感顿时消散了许多。少女敷完药,拿过绢布替无情包扎好,无情躺在床上,唯有点头向她道谢,哪知少女理都不理。

不多时,少女又端来一碗热汤,道:“喝了吧。”无情在她上喝了两口汤,便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。这一觉又不知睡了多久,再睡来时却是夜晚,屋里没有点灯,趁着月光却不完全漆黑。无情看见另一边睡着一个男人正在打呼,床边竖着一挺刺枪,在月色下闪着阴冷的光。

无情不禁咬牙,心想,就是这个人想要了我的命。挣扎着起身想偷偷杀了这个人报仇,手在床边一撑,不想硌到一个凉冰冰的硬物。无情将东西摸出来,放在月光底下一看,却是一块晶莹圆润的玉佩,上面雕着盘龙。无情有些肿怔,这不是爹爹的玉佩吗?因为是爹爹生前至爱,所以他才将它与爹爹一同火化了,怎么现在却出现在自己的被窝里?难道……无情不觉神魂驰荡:是爹爹报梦给我,让我上琼华仙地追查娘亲的下落。

此时天际微微发白,屋外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,无情连忙缩回床上闭眼装睡。片刻,屋门被“依呀”轻轻推开,有人进来,带着一股冷气径直走到无情床前。无情猛地一睁眼,那人吓了一跳,“啊”地一声,睡在另一边的男人腾地从床上弹起,条件反射似的抄起刺枪。那人忙喊道:“爹,是我!”

屋内三人定住,互相瞧了瞧,男人有些不乐意地说道:“红拂,你没事啊什么啊,吓得爹以为妖怪又来了。”

那个被叫作红拂的少女嗔道:“妖怪怕什么,我都不怕,没见过这么怕妖怪的爹爹。”男人啧道:“小丫头片子,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,等妖怪来了,你再喊爹来救你。”无情看着这一老一少在屋内拌嘴,虽然对那刺伤他的男人还怀有恨意,但心里莫名地生出一丝乡愁来,若是我爹还在该多好。
红拂见无情面露悲戚,也不跟她爹拌嘴了,从身上解下一个小背篓,掏出一颗草药,上面结着一串红殷殷的果子,递到无情面前道:“喏,把果实吃了,把枝叶连根嚼烂敷在伤口上。”

无情未及答话,那男人突然怒吼一声,音量之大,几乎把红指和无情的耳朵震聋,只听男人道,“红拂!你怎么自己跑上山去摘草药了!爹说了多少遍,不许独自上山!不许独自上山!你就是不听!”


接下来无情的命运将会如何?他能顺利上到琼华仙地,查到他娘亲的下落吗?大家如果对剧情有兴趣,可以随时给我建议哦!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